山西高考早知道官方網站

全國人大常委委員建議將高考時間改至6月首個周末

時間:2019-07-12來源:澎湃新聞  山西高考

  近年來,不少專家學者呼吁將全國高考時間調整為6月的首個周末,以錯開繁忙的工作時間,緩解各方壓力。

  “一人考試,全家動員”,從2003年起,高考時間固定在每年的6月7日、8日、9日,這三天也成了考生家長最繁忙的時間。

  6月27日,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、中國教育學會副會長、湖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周洪宇發文《議教 | 高考時間能否改一下?》,呼吁將現行高考時間調整為固定在每年6月第一個周末,以便家長更好地安排工作,讓高考招生工作更加人性化。這個建議他已呼吁十多年。

  針對將高考時間調整到每年6月第一個周末的建議,他提出主要理由有:

  一是能更好地體現以人為本、關愛考生,每年6月初的任何一天,從天氣、考生迎考、考試組織的角度來說,并沒有多大的差別,而對考生和家長來講,在雙休日考試,卻方便了許多,人性化了許多;

  二是如果高考是在雙休日,考生父母可以自由支配時間,不用找理由請假,也能更好地照顧考生生活;

  三是周末的交通狀況比工作日要好,一般不會因交通堵塞耽誤考生趕考,也不會影響上班族,同時,可以減少考生家長為避免堵車等情況而預訂酒店休息的情況,也可以不影響作為考點學校正常的教學秩序;

  此外,美國的ACT(美國大學入學考試)和SAT(學術能力評估測試),幾乎也全都安排在周六進行,若考試科目多,需要兩天時間,則安排在周六、周日兩天。發達國家安排高考時間的經驗也值得借鑒。

  【對話周洪宇】

  澎湃新聞:建議高考時間改一下,你從2005年至今呼吁了十多年到現在還沒有實現,你認為主要是什么原因阻礙了改變?

  周洪宇:高考時間調整,個人呼吁了10余年到現在還沒有實現,主要原因恐怕還是思想認識與制度改革中的“路徑依賴”原因。這種情況很常見,一種制度形成后,時間一長,人們習慣了,很難得到改變。2003年前,高考時間都是每年7月7、8、9日,也實行了多年。當年調整時,也是眾說紛紜,褒貶不一。所以,今日仍是如此,可以理解。

  澎湃新聞:目前教育部門是否已經對此展開調研了呢?進展如何?

  周洪宇:當初提出此建議后確實有教育行政部門人士回復,此事涉及各方利益,需要開展調研,廣泛聽取各方意見再定。至于后來有關方面是否對此開展了調研,調研進展如何,無人跟進回告,結果不得而知。

  澎湃新聞:你認為調時間對于考生來說更為人性化,但也有反對的聲音說,高考工作環環相扣,改時間對于高考招生工作人員、學校老師來說將增加大量工作量,你怎么看?

  周洪宇:我認為不會增加很多,反而只會減少,理由原文已經說得很明確、很具體,所以相關人士不必有什么顧慮。

      澎湃新聞:針對你的文章,有網友提出“調時間還不如增加一個家長的高考假日”、“未來高考要考四天,是不是周末已經無所謂了”、“6月7、8、9日已經深入人心”等等觀點,你如何回應?

  周洪宇:我覺得有的觀點過于理想而無可操作性(如“增加一個家長的高考假日”),有的不明白無論未來高考一次考幾天,考試時間定在周末對于考生與家長以及整個組織工作都是有利的;有的仍是前述的習慣成自然,并無什么合理性。

  2003年之前每年7月7、8、9日也是在實行了二十多年后調整的,要說“深入人心”,那更“深入人心”,比現在實行的十幾年時間更長,還不是調整了?

  要說“6月789”“順”、“兆頭好”、“好記”,“7月7、8、9”還不是一樣“順“、“兆頭好”、“好記”,再說考試不是考“兆頭”,是考實力,如果說“兆頭好”就行了,那不過是自我安慰罷了。按此邏輯,國家或許還得把現在的“6月7、8(9)改為“6月6、7(8)”(諧音都“錄錄取吧”)才更合適?嚴肅的國考日豈不成了好兆頭大比拼?


浙江海洋大學
浙江海洋大學
二八杠绝技